I fucking love fucking this guy!

【獒龙】Mr.&Mr.Zhang(ABO/特工AU)01

警告:一切都是我的脑洞和真人无关

*磕了大半个月獒龙,终于决定放飞自我

*ABO 注意避让(巧克力和牛奶更配哟)

*史密斯夫妇梗

*先婚后爱



 

0.

武装直升机的螺旋桨掀起的狂风把他的头发糊成一茬茬凌乱的野草,张继科眯了下眼睛,攀上降下来的软梯,身后传来零星的枪响,流弹擦过身侧,他掏出腰间的格洛克,转身又放倒了两个。

 

“快上来!”方博在他头顶上高喊着。

 

他快速爬上了软梯,被人拉进去之前,又回头望了一眼西西里蔚蓝的海岸线,错落的中世纪小镇被硝烟笼罩,半山腰上的旅店渐渐变成一个红色的小点,湿冷的海风刮得他的风衣哗哗作响,却无法吹熄他心底的那点热。

 

“东西拿到了?”

 

张继科机械地点了下头,继续缩在角落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副驾驶座上的方博见他半天没反应,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刚好瞧见他手里紧握的半截红绳——上面还残留着淡薄的Omega信息素,不由瞪大了眼睛,赶紧伸长了脖子凑过来:“可以啊,科子,艳福不浅呐。”

 

张继科甩了他一个大眼白子:“和上面说一声,任务完成,收工。”

 

趁着方博在一旁唧唧歪歪打报告的空档,他低下头,鼻尖紧贴在红绳,深吸了一口气。

 

 

1.

特工,这个在普通人眼中十分神秘的职业。

 

对张继科来说,无非就是今天一个爆炸,明天两声枪响,后天一次生死时速的事儿。钉是钉,铆是铆,干什么工作不是干呢?

 

和国外那些鼎鼎大名的FBI、CIA、KGB等特工组织相比,张继科所处的单位并没有那么出名。组织全称是国土安全局特别行动处,总被网上戏称为朝阳区群众,无正规编制,没有年终奖,没有休息日,没有人身自由。

 

但对于张继科来说,这些都不算个事儿。 

 

张继科是个对生活没什么太大追求的人,每次干完活回了家,他就沙发上一趟,两腿一伸,打开电视,抱着一堆啤酒零食就开始看欧冠。

 

方博老是笑话他这个性格就是单身狗的命,白瞎了一张帅脸。张继科心底冷笑两声,懒得搭理,回头搏击训练免不得给他一顿胖揍。

 

某天,局长刘国梁把他叫到跟前,语重心长的说:“继科哇,你也老大不小了是哇,我看和你差不多年纪的人连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我有一个老同志,他的孩子和你差不多岁数,长相性格也好……”

 

“你也知道,干我们这行,需要你有个合理的身份背景做掩护。”

 

刘国梁把一叠资料拍在他面前的桌上,张继科的心里倏地拉响了警报。

 

“资料我给你放这儿了,周末我安排你们见个面。”

 

“……”张继科有点蒙,卧槽麻痹这也可以,你们连我的人生大事都要包办啊?

 

“你要是不乐意哇,就当是出任务。”

 

张继科撇撇嘴,随意划拉了一下桌上的资料,记下了几个有用信息:马龙,男性Omega,88年生,籍贯辽宁,自己开着一家动漫模型店,爱好是唱歌街舞画画手办,偶像是周杰伦蔡依林。

 

张继科心里琢磨,和我没有半点共同语言啊,就这还处对象?

 

他抖了抖资料,夹层里突然掉出一张照片,照片上一张白白净净的脸,嘴角弯着浅浅的弧度,笑得十分腼腆。

 

张继科用拇指腹摩挲着照片上的脸,发了会呆,心想刘局难得的好心我还是去一趟吧。

 

结果到了周末,他在约定的地点等了好半天也不见人影。

 

眼看天色渐晚,张继科烦躁地敲了敲桌子,正准备拍拍屁股走人,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略带着喘息的声音:“对不起,路上堵车,我迟到了……”

 

他抬起头,温暖的阳光洒在和照片里一样白净清秀的五官上,半弯的眼睛,好似两个月牙儿,白皙的脸颊上还泛着淡淡的红晕,随着那人的靠近,热腾腾香喷喷的牛奶味信息素一个劲儿地往他鼻子里钻。

 

噗通,一颗活蹦乱跳向往自由的心就这么陷进了恋爱的泥潭里。

 

 

2.

马龙这两天有点感冒,本来想趁着放假在家里好好休息,却被家里的长辈耳提面命拉着去参加一个劳什子的相亲。

他爬起来的时候还有点鼻塞,吃了点感冒药,简单打扮了一下,出门的时候,眼皮子跟抽筋似的狂抖两下,他想了想,又折回去,揣了把瓦尔特PPK绑在裤腿里。

 

干他们这一行的,多多少少有点职业病。马龙有点儿迷信。

 

到了半路上,果然接到了许昕的紧急求助。

 

“队长……”许昕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犹豫。

 

“什么事?”

 

“这个……我手上的活出了点问题,被一伙人堵住了,抽不出身。我查了下定位,目标刚好往你那里走。”

 

那头传来密集的枪声让马龙不由皱起了眉头。“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几个虾兵蟹将。”

 

他低头看了下手表,离约定的时间只剩下十分钟。

“我还有约会……”

 

“师哥,你就帮帮我吧,大不了下周的出勤我帮你干。”许昕每回用上这种口气的时候,他就止不住的心软。

 

马龙轻轻地叹了口气,最终还是选择妥协。“你把任务信息和目标位置发给我。”

 

他刚刚把裤腿上的瓦尔特PPK顺到腰后,手机闪了两下,屏幕上显示出许昕发来的任务信息。他扫了一眼目标所在位置,快速调转了车头。

 

……

 

 

3.

有哪里不对。

 

他刚刚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浓烈的Alpha气味熏得他有点头昏脑涨。窗外天还蒙蒙亮,马龙小幅度地挪动了一下身体,随之而来仿佛撕裂般的疼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清晨的困乏渐渐散去,徒留下一地狼藉。

 

马龙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回过头心虚地看了仍旧熟睡的男子一眼——大半个脑袋卷在被窝里,看不清模样。

 

他摸进浴室里,也没敢开灯,借着着清晨的曙光,身上斑驳的痕迹几乎毫不留情地向他揭示了昨晚的混乱和激烈。空气中弥漫着挥散不去的巧克力味的Alpha信息素,苦涩而甜腻,双腿虚软得微微打颤。   

 

他神色陡然一变。

 

马龙不可置信地将手指贴在后颈左侧——果不其然摸到一个牙印。

 

他拧开浴缸的水龙头,躺在里面,热水渐渐地浸透了他的身体,像漫过一具苍白的浮尸。

 

他在脑海中扒拉昨天发生的事情——相亲,紧急任务,信息素诱发剂……零星的回忆片段在他眼前里接二连三地爆炸,绽开一朵朵绚烂的烟花,让他两眼发黑。

 

他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心里像个杂乱的毛线团,找不到头绪。从要不要趁人还在睡觉,赶紧一枪崩了他到如何处理毁尸灭迹的细节问题再到回头一定要给许昕那小子好看——他心里乱得不行,表面却越发平静,冰凉的目光戳在墙上,像是恨不得在上边捅出几个窟窿来。    

 

直到浴室的门被敲了两下,紧跟着门外响起一个沙哑低沉的男声:“那个……你还好吧?”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你放心,我会负责的。”

 

把马龙吓得一咕噜钻进水里,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TBC

 


       
评论(31)
热度(982)